夫妻一方和第三人恶意串通,虚构婚内债务,另一 方应如何保障自身权益?

新闻详情

案例详情

夫妻一方和第三人恶意串通,虚构婚内债务,另一 方应如何保障自身权益?
暂无数据


      婚姻,是家庭关系中法律色彩最浓厚的一种,但也是法律关系中感情色彩最丰富的一个。每一个经历离婚的人,都同时经历着内心从破坏到修复的煎熬过程。离婚本就让人伤痕累累,可就是有人,还要揪着对方恶狠狠的补上一刀,让冷漠升级为邪恶。不耻的手段表现多样,其中一种就是在夫妻将要离婚时,为了在财产分割时获得更多的夫妻共同财产,一方与第三人恶意串通,虚构婚内共同债务,以迫使另一方对外“偿还”。而遇到这种情况,另一方应该如何保障自身权益呢?让我们来看今天的案例。


案件介绍

       项先生和龚女士系夫妻,两人于2006年7月份结婚。婚后,两人因感情发生破裂,龚女士曾分别于2011年、2012年两次起诉离婚,但法院均判决不准离婚。两次的被告经历,让项先生获得了不少“经验”。正当龚女士第三次起诉离婚的时候,自己却和项先生被晁某作为共同被告起诉至法院,要求二人共同偿还20万元借款。而龚女士被莫名其妙的卷入到20万元诉讼案件中,考虑自己存在法律风险,遂委托了律师代理应诉。

晁某在法庭诉称:其与被告项先生系朋友关系。2008年7月19日,项先生以装修房屋为由向晁某借款人民币20万元。当日,晁某从家中取出现金20万元交付借款,项先生当场出具借条。

       项先生答辩称:对晁某诉称的事实均无异议,但自己目前无力归还借款。至于涉案借款的用途,其中10万借款用于装修与龚女士两人名下的房屋,另外10万元于2008年8月12日用于提前偿还购买该房屋时的银行贷款。因此,涉案借款是夫妻共同债务,应由自己和龚女士共同偿还。

       龚女士的律师辩称:首先,晁某主张的借款事实不存在。晁某提供的借条是项先生事后伪造的。且晁某当时并不具备出借20万元的经济能力,其也未提供任何借款交付证据。其次,龚女士自己对原告主张的借款始终不知情。故该笔借款即使存在,也应当是项先生的个人债务。再次,龚女士之前提起过两次离婚诉讼。在这两次诉讼中,项先生均未提及本案借款。目前,两被告的第三次离婚诉讼已在审理中。显然,本案是晁某和项某通过恶意串通,企图转移财产的虚假诉讼,应追究两人的法律责任。

       法院经过审理认为:原告晁某拒绝提供相应的证据证明资产状况和现金出借能力,其陈述的借款过程亦不符合常理,故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对于晁某的诉讼请求,法院依法不予支持。


律师点评:

       在借贷法律关系中,出借人仅提供借据佐证借贷关系的,应深入调查辅助性事实以判断借贷合意的真实性,如举债的必要性、款项用途的合理性等。出借人无法提供证据证明借款交付事实的,应综合考虑出借人的经济状况、资金来源、交付方式、在场见证人等因素判断当事人陈述的可信度。对于大额借款仅有借据而无任何交付凭证、当事人陈述有重大疑点或矛盾之处的,应依据证据规则认定“出借人”未完成举证义务,因此本案从举证责任的角度,判决驳回了晁某的诉讼请求,令晁某和项先生的阴谋没有得逞。同时,我国的婚姻法律制度也严令禁止通过虚构债务的方式侵害夫妻另一方的合法权益,并规定了在离婚财产分割时,对于虚构债务一方可以少分或者不分,以作为对“恶意补刀”行为的惩罚。所以本案中的龚女士,可以依据婚姻法相关规定在自己的第三次离婚诉讼中主张更多的权益,从而“因祸得福”。


法律规定:

     《婚姻法》第四十七条离婚时,一方隐藏、转移、变卖、毁损夫妻共同财产,或伪造债务企图侵占另一方财产的,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时,对隐藏、转移、变卖、毁损夫妻共同财产或伪造债务的一方,可以少分或不分。离婚后,另一方发现有上述行为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再次分割夫妻共同财产。人民法院对前款规定的妨害民事诉讼的行为,依照民事诉讼法的规定予以制裁。

     《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第二款夫妻一方与第三人串通,虚构债务,第三人主张权利的,人民

法院不予支持。


  • 微信咨询

  • 电话咨询

    咨询热线400 022 4006
  • 微信咨询

    长按,识别二维码
点击电话进行一键拨打